当前位置 : 主页 > F级生活 >爱过的人才明白

爱过的人才明白

阅读870

有一种孤独是─

原本想被人安慰,原本想有人包扎,在等待的过程中,伤口自己癒合了。

你甚至已经不明白自己是希望伤口不再疼,还是希望有人来温暖。

好友失恋常常有,写长篇日记、传万言简讯、约出来喝酒、通宵K歌,每天蓬头垢面,周围的人看了担心,总对我说:「你赶紧好好安慰安慰他,万一出事就麻烦了。」

其实,我一点都不赞成失恋的人需要安慰,不哭、不闹、不糟蹋自己,你怎幺知道你爱一个人有多深?不知道自己爱一个人有多深,你怎幺会在下一次更加珍惜下一个人。这个年头,两个人愿意在一起,已经非常不容易了,表示双方对彼此都有期盼,但谈着谈着就分开了,两个人都不爱了那还好,如果仅仅是一方不爱了,那一定是另一方出了问题,没有满足对方内心对于爱情的期盼。爱情中没有胜者和败者,只有合适与不合适,不合适再央求也没用,不如收拾好心情,燃烧起斗志,做一个能满足下一任的最佳男女朋友吧。

当然,我不赞成失恋了还要安慰,更重要的原因是,如果你不伤到麻木,你就会一直痛下去。

记得有一年去海岛,我从船上游到岛上的过程中,被水底的海胆刺刺破了脚趾,很长一根断在了脚趾里,痛不欲生的我只能游回船上。在船上,有一个同样遭遇的外国女孩正在被船员救治。我看到船员拿玻璃罐一下又一下砸她的伤口,女孩的表情也从疼痛难忍慢慢变得平和安静下来,我心情就没那幺焦虑了。轮到我时,船员让我忍住疼痛,他用蹩脚的英文告诉我这是最好的办法,然后拿同样的玻璃罐用力地砸我受伤的脚趾,第一下就让我觉得疼到没有未来……一下两下三下,非常使劲,血流了不少,但脚趾里的刺却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。说也奇怪,船员砸了十几二十下之后,我的脚趾已经被砸得麻木,渐渐失去了痛觉。他问我还疼不疼,我摇头示意已经不疼了。然后他放下我的脚,对我伸出了大拇指说:「OK」

我疑惑地看着船员,不停用手比画:「我的刺没有拔出来啊!」他笑了笑,也用手势示意我:「就是这样的,一旦失去了疼痛感,即使有刺也不觉得痛。」

回国之后,我渐渐忘了这件事情,过了几个月,我突然想起来,脚趾里还有一根海胆刺!连忙检查,却发现刺似乎已经不见了,好像已经被身体吸收了,令人讶异。上网一查,才知道常在海边生活的人,一旦被海胆刺扎到了,必须在第一时间把刺拍死,避免释放毒素,即使刺还留在身体里,也会随着时间被身体吸收。

不疼分很多种,有一种是伤口已癒合,还有一种是伤得血肉模糊的麻木。在越来越了解自己的过程中,我们开始分得清每一种心里的感受。

原本你我都是陌生人,因为一个眼神,一条简讯,一个不经意的态度,甚至是一方鼓起的片刻勇气,我们对彼此微笑了,默认了,牵手了,亲吻了。我们突然从随时都能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成了耳鬓厮磨的恋人。

我们聊起过去的成长,聊起曾经听过的歌曲,聊起每一个生命中记忆的小细节,我们甚至也打勾勾,心里默许—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,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—这样的承诺。我们一起看电影,一起旅行,哪怕不会摄影,也坚持用相机代替自己的眼睛为你留下最美好的回忆。

全天下哪有比我们更幸福的人呢?我们忆起当初的相识,觉得非常幸运。

我们回忆这些天的甜蜜,觉得完美极了。我们对于未来也从不忧心忡忡,觉得你我就应该走下去,就这幺一直走下去。

直到有一天。

以及那一天之后。你突然觉得对方陌生,觉得不再敢袒露心扉,觉得对方不再值得自己去信任。有时,解释成了自讨没趣。有时,等待成了流离失所。有时,努力只是将对方越推越远。你会问自己:「为什幺恋人之间的关係那幺脆弱,不堪一击」。后来你想明白了,并不是恋人之间的关係太脆弱,而是恋人太脆弱,碰撞之后容易受伤。

我看过一种说法,说是如果另一半生气到不可理喻的话,就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,然后另一只手摸着对方的额头,说:「你感受一下,你一直在我心里。」不论对方如何反驳,重複这一句话準没错。有人看到这句还说,心里被打了一阵麻醉剂,如果自己遇见这样的另一半,一定会缴械投降。我默默地记在心里,却从来没有派上过用场。

对于我这样神经大条的人,能忍我到闹出分手戏码时,多半是怎幺补救都来不及。我把手剁掉,对方也会扔出去餵狗了吧—或者,看都不看一眼,掉头就走。

很多时候,那些恋爱中的技巧看起来只适合每天都活在细节里的情侣,而每天活在细节里的情侣,其实也不需要技巧,靠着两颗有安全感的心便能白头偕老。相爱,不过是学习开始彻底相信一个人。

大学里最喜欢的歌曲,是星盒子唱的《好朋友》,歌词写道:爱情是不是非要到最绚烂时放手,才能感觉永久。

那时的我哪里懂,觉得歌手简直了得,为了押韵,什幺词都写得出来。直到今天,再听到这首歌时,这句歌词却让我唱得老泪纵横。至今路过一些熟悉的场景,兴致好的时候,我还是会叹口气对身边的好朋友说:那个谁谁谁,当时我们就在这里,看了一场电影,吃了一顿什幺饭,连对话都记得一清二楚。在我心里,彷彿只是发生在昨天,若要问对方,对方也许只会回答一个字:啊?

有些不疼,只是早已癒合,提起来只有伤疤,没了感受。有些不疼,是几近麻木,感受爱的能力全都用来感受痛了。你要相信自己强大的癒合能力,即使心里有刺,不拔出来,也会随着时间而最终消失。

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里面有一句话被很多人拿来分享:分手不可怕,一年是期限。很多人以此来安慰自己,自己不会一直一直的沉沦下去。事实上,也许时间用不到一年,我们就能把一切当成笑话来谈论了。失恋不要怕疼,正如恋爱不要怕过于热烈,一切都会归于平静的。

2014.2.16

本文出自《你的孤独,虽败犹荣》悦知文化出版

爱过的人才明白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